沙龍 ∕ 我們不能用二十年前的思維,決定二十年後的未來

或許很多人都會認為立法委員應該無所不知,但我們也是人,我們無法參透事情的所有面向,所以我們需要幕僚,而國會沙龍,就是為立法委員找到「公民幕僚」的機會。5/11這晚,國會沙龍中的三位委員,都是上任不到一百天的新委員,我們認識的問題還不夠廣,所以我們在這裡,聽在民間努力的前輩怎麼說,這就是我辦國會沙龍的真諦。
立法者、政策者、民間代表過去太少交流了,我們都在閉門造車,到最後卻嫌惡彼此的不理解,這使我們的國家永遠的停滯。雖然國會沙龍的規模小,但我期望這是一個起點,能讓這個差距被彌補起來。而這次我們要討論的,是關乎未來的教育。 「我們的教育已經出現瓶頸,老師需要更強力的後盾來支持創新」葉丙成老師開場的一段話,便帶走了我的耳朵,我們的國會沙龍,在柯志恩委員、蘇巧慧委員,葉丙成老師、施信源老師、張淑玲執行長坐下之後,開始了。
創新教育不是站在正規教育的對立面
教育改革接連遇上阻礙,很多人開始選擇了體制外的實驗教育以找到出路,這些實驗教育在過去,被認為是特立獨行、是和正規教育相斥的,但張執行長給了我們一個不一樣的想法,實驗學校不是為了取代或破壞體制。她以自身的經驗分享,她是一位焦慮的家長,看著近年的教改面對一次次的失敗,使得她覺得不得不出來做一點事,她認為不能什麼都等學校來成就你的孩子,實驗教育三法正好給了家長參與教育的機會,當人們不再是無助等待時,創新便出現了。
這才是許多實驗學校和教育創新發展的初衷,創新是為了讓教育回歸本質,彌補正規教育的不足,從來不是逃避正規教育,這樣的初衷需要被正規教育給認可,過去十年,實驗教育者孤軍奮鬥,但很多事不能只靠民間單兵作戰,如果政策面可以給予更多的鬆綁和空間,那這雙軌並行的路線或許將形成軌道,使教育的列車邁向進步。
不要讓瑣事消磨掉前線的熱情
在認識了實驗教育的初衷和需求後,教育終究必須檢討體制內的問題,而葉老師和施老師有志一同的提出,正是政府和行政事務,大大的消磨掉了前線創新的老師們。葉老師認為,一個專叫老師浪費時間的政府,完全沒有人力成本的概念,推了一堆工作給老師,又不願意給合理的薪資,時間不是這樣浪費的。施老師認為,行政工作上太多的牽掛,使老師漸漸不再期待改變,明明老師角色很重,卻被計劃和評鑑給卡住,又沒有教學輔助的角色,使得教學品質無法提升,而體制內創新,經費更成為痛苦的來源,不是錢不夠用,是不能好好用,創新被淹沒在各式的名目和規則裡無法突破,最後老師們的熱情,在繁瑣事務和經費壓力下漸漸消退,教育的領頭羊,就這樣沒了。
教師的責任,在於傳授知識、陪伴學子,不應該被浪費在無謂的評鑑和行政之上,我認為必須讓老師回歸原有的樣貌,教育已經受夠各式的消耗,我們不能讓前線奮鬥的老師失去熱情,立法者必須成為最好的後盾,在法制和資源面,設法為創新開路。
我們不能以二十年前的思維,決定孩子二十年後的未來
但回過頭來,教育最大的問題,還是在觀念,學生的差異,從入學的那一刻就開始,我們卻只用同一把尺看待,自然有人是爬不上樹的,知識和生活已經開始脫節,使得很多人一離開學校就放棄學習。所有的適性發展、特色招生都是這樣失敗的,我們的觀念太過陳舊,尤其是直接影響學生的家長,家長的觀念必須先被改變,才有可能適性發展,立法委員才有可能在立法上做支援,讓前線的創新能實現。
我們必須停止用二十年前的觀念去決定孩子二十年後的人生,這仰賴觀念的全面革新,我們二十年前都無法預期現在,更何況是二十年後的未來,我們必須要求學生去思考,自己要負起責任,二十年後的世界,必須自己去了解。教育部,是我們國家的未來部,必須脫離過去威權式的課綱和政令宣導的慣性,必須看到國家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後的發展,我們的未來,掌握在教育手中。
一場沙龍的影響力或許有限,但這些對教育的建言的力量卻無比強大,而這次我們不再只是說空話,我們的話語被立法委員們所記下,被現場列席的國教署、高教司、技職司給聽見,或許,改變將從此開始。

CATEGORY

立法委員許毓仁國會辦公室 10051 台北市中正區濟南路一段3之1號 02-2358-6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