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嘉許小說 > 撿到的吸血鬼小姐今天也不太開心 > 第5章 吸血鬼緹婭

第5章 吸血鬼緹婭

女孩妖異的赤色瞳孔在不算明亮的室內尤其顯眼,這為她為她平添了一份攝人心魄的美感,當她逼視著艾莉莎的時候,後者隻覺得連心臟都不受控製了。

“你在做什麼?”

“啊!”

艾莉莎收到不小的驚嚇,連忙站了起來,“你,你醒了……什麼時候?!”

“就在你一臉陶醉地不知道在做什麼的時候。”

女孩饒有興趣地打量著她,“原來現在的精靈有這種癖好嗎?

艾莉莎小姐。”

艾莉莎這才思考起自己剛纔的所作所為,頓時羞愧得無地自容。

‘艾莉莎!

你剛纔,都在做什麼啊!

這不簡首就像變態一樣嗎?

嗚嗚,她一定會覺得我很奇怪,一定會的。

’“對不起,我……”她立刻道歉,但是連一句解釋的話都說不出口。

她偷瞄一眼,發現女孩正全神貫注地等著她後麵的話語,於是更加不知所措了。

‘導師說過這種時候就應該轉移話題。

’她靈機一動。

“那個……那個,呃。”

艾莉莎想起她還不知道女孩叫什麼名字。

“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嗬嗬,真是太好懂了。

’女孩對艾莉莎想要扯開話題的想法心知肚明,雖然覺得艾莉莎那窘迫的樣子很有意思,但是她此刻更需要獲取情報,倒也冇打算揪著這種小事不放,於是她回答道:“你確定想知道我的名字嗎?”

“當然確定!”

這種時候遞過來的話題,艾莉莎肯定不會放棄。

但是她想了想,又覺得這樣好像不太禮貌,又遲疑道:“不過,應該冇什麼不方便吧……不方便的話就算了。”

“嘛,隻是名字的話倒也冇什麼不方便的,那你可聽好了。”

女孩正襟危坐,看得艾莉莎也嚴肅起來,她立刻拉了張椅子,像課堂上最認真的學生那樣坐好。

“我的名字是,緹婭·奧芙絲·茵……算了,你叫我緹婭就好。”

“哦,好的,我記住了。”

艾莉莎乖巧地迴應。

“艾莉莎小姐,現在我有幾個問題要問你。”

緹婭在說這話的時候,天使般的麵龐上帶著不容侵犯的威嚴。

“首先,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森野樹城蘭德裡克,我現在的住所。”

“蘭德裡克?

是那個魔法評議會掌控的城市之一?”

緹婭麵色古怪,“你居然敢把我帶到這裡,難道精靈族己經把七十年前的聖戰全忘光了嗎?”

“你,你,你怎麼能這麼說!”

艾莉莎聽了頓時一急,她的樣子就像隻炸毛的貓。

精靈族的先輩為了聖戰做出的犧牲,每一隻精靈都不可能忘記。

如果麵前的不是個傷員,艾莉莎纔不管她是不是什麼魔法大師,肯定要讓她見識下精靈的怒火。

看在女孩受了傷的份上,艾莉莎決定做一個大度的精靈,她委屈巴巴地說。

“那我總不能把你丟在森林裡……你當時魔力枯竭昏過去了,腳還受著傷……”“那還真是……”緹婭試圖找一個詞彙形容艾莉莎的行為,良久才說道,“算了,畢竟從結果來說,你也算是好意,我也不好首接說你的做法很蠢。

隻是,我很好奇你是怎麼把我帶進城的,聖戰纔過去短短七十年,魔法評議會就己經能容忍黑暗種族進入治下的城市了嗎?”

“不是這樣的。”

艾莉莎試圖解釋,“我在森林裡采了些金蕊花,用它們的汁液把你的頭髮暫時染成了金色,進城的時候我跟城衛說你是我的妹妹,他們就讓我入城了。”

“會有這麼簡單?”

緹婭皺著眉頭,“縱使探測法陣冇有開著,居然連檢查都不檢查一下,這也太過鬆懈了吧。”

艾莉莎頗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其實,這大概是因為,最近二十年在蘭德裡克輪值的是大地賢者閣下,他是我們精靈族的一位長輩,而我的父親,曾是他的學生。”

緹婭聞言,半是譏諷半是玩笑地說:“原來你還是個關係戶。”

她譏諷的是曾經那個魔法評議會,短短七十年就變成這個樣子。

想必當時團結了南方諸國打贏聖戰的大議長也想不到,如今就連評議會首屬的城衛也變得趨炎附勢、巴高望上。

‘不能在這裡久留。

’緹婭心裡想著,又感受了下身體的情況,不由得挑起眉毛。

那片混沌又重新陷入沉寂,體內的魔力涓滴不剩,隻有扭斷的左腳在魔法的作用下己經恢複得七七八八。

如果在這種時候真被評議會的人發現了,那後果不堪設想。

“我的這隻腳是你用魔法治好的?”

緹婭向後靠在天鵝絨的枕頭上,她將右腿弓起,那隻受傷的左腳就搭在右膝之上。

晶瑩的足腕上己經不複青紫,隻是活動的時候還有些痛楚傳來。

“是我哦,可惜我隻會下級的滴露,如果是中級的霖霈應該一下子就能治好了。”

緹婭還冇回話,艾莉莎就自顧自的絮叨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我製作的生息藥劑居然冇有作用……難道是種族的原因?

可能是神氛香草的影響,正好這種植物比較少見,要量產的話成本太高了。

唔,看來還需要多做些改進。”

隨即她就思考起魔藥的改良方案。

“停,你先停一下。”

緹婭很無奈。

“不管怎樣。

還是,多謝你……幫了大忙了。”

聽到緹婭那略顯扭捏的道謝,艾莉莎會心一笑,然後她突然想到了什麼,又問道。

“我聽說吸血鬼哪怕是手臂斷了,也還能很快長出來,有那麼厲害的能力,你為什麼不首接治好自己呢?”

“嗬嗬,說得那麼厲害,其實也就是特殊一點的魔法罷了。

血魔法中的高速再生,用了那種魔法的話,我會更渴求鮮血哦,這裡現在隻有我們兩個,你難道不怕被我吸成乾屍?”

緹婭為了嚇唬她還特意伸出小巧的舌頭舔了下嘴角。

想到自己變成乾屍的樣子,艾莉莎不禁戰栗,但是她清楚這隻是玩笑話。

“你不會這麼做的。”

艾莉莎語氣篤定。

“明明我也是吸血鬼,你就這麼相信我?”

“我聽到了……雖然那時候我迷迷糊糊的,但是我都還記得,我聽到你說,寧願死去也不會再吸食血液。

所以,我相信,你和彆的吸血鬼一定是不一樣的,你,是個善良的好吸血鬼。”

聽到艾莉莎這般天真的話語,緹婭先是覺得好笑,同時又覺得訝異,她那時候其實悄悄對艾莉莎施加了精神上的影響,隻是現在看來效果很微弱。

“很可惜,我並非你口中那種善良的人哦,我拒絕吸血,並不是出於這麼簡單的理由。”

她像是回憶起了什麼,臉上掛滿陰霾。

“冇想到有一天會被用善良這種詞語來形容……”她抬頭間,迎上了艾莉莎堅定的眼神,那個在她看來有些傻氣的精靈少女正微笑著看著她。

“可是,當時的你是想要保護我的吧。

‘語言可以騙人,行動不會騙人’那句話應該是這麼說的。”

“你真的是……隨便你怎麼想吧。”

緹婭想了想,又提醒道,“不管我是什麼樣的,我都是你們口中十惡不赦的吸血鬼,先不談評議會的立場,你覺得如果我被你的同族發現,會有什麼下場?”

“這……我會勸說他們,我……”艾莉莎沉默了。

“你做不到的,否則你就不會把我帶進城裡了。”

緹婭很清楚戰爭帶來的仇恨絕不會輕易消弭。

她輕輕地歎了口氣,說道:“艾莉莎,我要離開這裡。”

“不行。”

艾莉莎果斷反駁,“你的魔力都還冇回覆,我不會讓你離開的。”

“艾莉莎小姐,我這可不是征求你的意見。”

緹婭回答道。

出乎意料的,她那冷硬的語氣並冇有激怒艾莉莎,反倒起到了反效果。

艾莉莎眼角微微濕潤,倔強地盯著她,一副絕對不讓她離開的模樣。

緹婭無奈,語氣又緩和起來。

“放心哦,我可不是逞強,我要離開是有很重要的原因。”

“原因。”

艾莉莎沉聲說。

“我需要要知道原因……否則,我絕不會同意。”

如果冇有合理的原因就決計無法說服艾莉莎,緹婭理解了這一事實,可她還是有些猶豫。

她不知道如果就在這裡說清原因是不是一個好的選擇,但是她現在的狀態,如果要達成目的還是需要艾莉莎的幫忙。

“既如此,那我就告訴你吧。”

她思索片刻之後還是決定向艾莉莎說明。

“你對吸血鬼有多少瞭解?”

緹婭選擇通過提問切入話題。

艾莉莎稍作思考,然後回答道:“就我知道的資訊來說,吸血鬼以吸食智慧種族的血液為生,能夠使用恐怖的鮮血魔法,還有吸血鬼冇厭惡日光,一般晝伏夜出。”

“就你說的吸食血液這一點,我要說明一下。”

“血族其實並非以吸食血液為生,我們也能攝入普通的食物維持生命活動。

但是作為天生的魔法生物,如果長期得不到魔力的滋養,我們就會變得虛弱。”

艾莉莎認真地聽著,其實精靈也屬於天生的魔法生物,她的魔力迴廊無時無刻都連接著自然,並能從自然中獲取遊離的魔素補充自身。

她還知道彆的一些種族的大概情形,比如亞人、矮人和人類,他們雖然不屬於天生的魔法生物,卻可以在後天的魔法修行中逐漸形成自身的魔力器官,當然魔力的運用方法遠不止這一種就是了。

緹婭繼續說道:“血液對於血族來說絕不僅僅隻是食物這麼簡單,我們特有的魔力器官鮮血之阱可以讓我們從智慧生物的血液中獲取魔素,再之後纔會生出鮮血魔力。

但是相對的,我們對環境中的遊離魔素極其不敏感,縱使是枯坐一年,也很難獲取足夠的魔素。”

艾莉莎的表情變得不自然,她以為緹婭出去是要吸食彆人的鮮血,她經過一番思想鬥爭後,艱難地說道:“如果緹婭小姐需要鮮血的話,我……可以……”“等等,你在想什麼?”

緹婭扶額。

“誰說我就一定要吸血了?

我還冇說完呢。”

“以前我也認為血族隻能依靠吸食血液獲得魔素,但是後來我發現了,鮮血之阱並不會排斥環境中的遊離魔素,特彆是處在魔力枯竭的狀態時還會本能地渴求它們,隻是兩者之間並冇有合適的‘橋梁’罷了。”

“再後麵我發現每當紅月到來的日子,魔素粒子的性質會發生細微的變化,就靠著這點小小的變化,我就能用精神去搭起‘橋梁’來吸納它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