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嘉許小說 > 煥天 > 第三 章 貪婪

第三 章 貪婪

符南鎮郊外。

“柳老大,咱們還要等多久,咱們在這等這小子會來嗎?”

柳葉刀,淡定回答:“這個是出符南鎮回去的路,這小子剛賣了藥材虎皮,肯定是要回去進俏貨繼續來賣的,等著”“是柳老大”“錢掌櫃不是說,這小子還是個修仙迷嗎?

保不準,去南國修仙宗門善音寺,或者去符國道一宗修仙去了呢,怎麼可能去中山國陰魔宗修魔。”

“王甲,你嘀咕什麼呢?”

“哈,柳老大,冇有,我在想今天午飯吃什麼呢?”

“……”日上三竿,周大虎走向了回中山國的路,這次卻不是回家,而是去芒碭山修仙,每當想到修仙有成就可以無視生命限製,不死不滅時,天上的太陽也不是太熱了,步伐更是輕快不少。

“柳老大,來人了”“知道啦,李元,啥時候你這急躁的毛病能改改”柳葉刀隨後大聲道:“兄弟們,來羊了,起來吃羊了。”

眾人起身,手握凶器,麵露嗜血,準備隨時吃羊。

“兄弟們隨我出發”這時王甲擔憂,道:“柳老大錢掌櫃吩咐咱們不是劫穿狼皮那小子嗎?

這樣會不會節外生枝”柳葉刀重重一巴掌打在王甲臉上,道:“王甲,咱們這群兄弟有家有業,靠錢掌櫃每月發的那點銀錢,和每次完成任務的獎勵不弄點其它業務,怎麼夠?

你小子還冇結婚吧?

不想娶個老婆嗎?

每次都那麼膽小,怎麼混咱們這刀口舔血的營生,王甲願意來分你一份,不願意來你可以走,敢擋兄弟們財路弄死你,兄弟們跟我走”王甲摸了摸腫起來的臉,一咬牙跟了上去。

周大虎走在路上,這時忽然傳出一聲立嚇:“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在此路過,留下買路財,若是敢反抗,包管你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管殺不管埋”話畢,周大虎看見26個人,身穿黑色勁裝,臉帶臉譜麵具,其中5人騎高頭大馬,有拿刀,拿槍,拿斧高矮不一而足,不懷好意的打量周大虎。

周大虎見狀,知道自己不是對手,於是道:“諸位,小子周大虎,我身具仙緣,欲往芒碭山求仙尋道,它日若修為有成必有後報,可否不要劫在下了。”

柳葉刀蔑視的看了王甲一眼,王甲無語了,真的是修魔的,好像咱們這群亡命之徒是提前替天行道的,扼殺魔修。

柳葉刀不屑狂笑,道:“哈哈哈哈哈,修仙,你知道,修仙有多難嗎?

光靈根這一項就困死了成百上千萬的凡人,還不說毅力,氣運,就你也配,小子把身上的東西都交出來”儘管被如此羞辱,但形勢比人強,無奈周大虎將包袱交了出來,唯獨留下了刀,還有身上的碎銀子,那可是碎銀子呀,寶貝著呢,這樣首接交出來確實是不甘心!

平時他也隻敢花黃金!!

“李大元,你去把東西拿來,順便搜一下他的身,看看有冇有藏私”“是,老大”說完,名字叫李大元其實真名叫李元的開始了先搜身再拿東西,很快周大虎身上的碎銀子和刀就被搜收了起來,拿到柳葉刀身邊,柳葉刀翻了起來,很快找到了冇被周大虎花完的黃金,又發現了兩張吊額金睛虎的虎皮,9株六七百年的野參,和似乎有一千年的一株靈芝,當時柳葉刀腦袋嗡了一下,許久,王甲道看到柳老大冇有反應,於是試著拽了幾下,小聲叫了幾聲柳老大,又大聲叫了幾聲,這才讓柳葉刀回過神來,隨後便是狂喜,與一股止不住的貪婪,好像有個聲音在說,我的這都是我的。

“小子,彆怪好漢們心狠,下輩子小心點做人”是的,柳葉刀準備殺了周大虎,而後拿走寶貝,帶著兄弟們去符國去謀個發展,至於錢掌櫃嘛,他是什麼東西,完全不認識。

柳葉刀騎著快馬朝著周大虎而來,目標周大虎的頭顱,就在這千鈞一髮之時,周大虎開口了。

“我還有一批貨,在藏在瑤山,隻要放了我,全是你們的”刀停在了周大虎皮膚上,斬斷了髮絲,一絲鮮血從皮膚上流出。

“小子,你說什麼”“我說,我有一批貨藏在瑤山,比包袱裡的這些更好更多”柳葉刀眯起了雙眼,道“小子,希望你不要騙我,到時候我會讓你知道比死更恐怖的事,但如果是真的放過你也不是不可以”周大虎認真且鏗鏘有力,道:“肯定是真的”“李大元,去把他綁了,讓他帶路,反正瑤山也不是太遠區區8日的路程,到時候兄弟們都可以提前養老了”“是,老大”李元拿著繩子將周大虎五花大綁起來,綁的時候發現,發現周大虎後背都濕透了。

休息了片刻,眾人便開始了趕路,前往瑤山。

瑤山位於中山國北部,北臨芒碭山,東瀕印月湖,是靈秀之地,山上雲霧繚繞,到處是奇花異草和珍稀樹木。

出名的有仙人峰、白鹿泉、千仞瀑布、飛懸鐵索橋、等。

有“險秀奇靈”的論述。

六日後,瑤山腳下。

“老大,明天再進山吧,天太黑了,兄弟們也累了,休息一下吧”看了眼說話的李元,又見眾人確實是太累了,柳葉刀,道:“好,休息一夜,明天進山,取貨物,到時候共同富貴”眾人聽見這話,開心不己,眾人有的拾柴,有的捉野味,幾人看護周大虎,都在忙碌不己,看見如此興奮的眾兄弟,柳葉刀卻是目光有些迷離,隨後又堅定起來,摸了摸懷裡的瓶子,上麵赫然寫著三個大字:七步散。

三刻鐘後,眾人忙活完,開始了大口吃飯畢竟加急趕路,確實是辛苦,飯到中旬,這時柳葉刀開口了。

“兄弟們,明天我們就可以,取到貨物一起共富貴了,我還珍藏了一罈好酒份量是少了點,兄弟們對付喝一點,當提前慶祝我們富貴榮華。”

“王甲,李元,上酒”很快王甲和李元將酒給眾兄弟們滿上,包括王甲和李元,隨著柳葉刀拿起放滿酒的碗,大聲說道:“富貴榮華”“富貴榮華”眾人一飲而儘,柳葉刀則是將酒假喝倒進了袖子中。

“吃飯,明天進山取貨”眾人歡呼,開始了畢竟大快朵頤,不久隨第一個人肚子痛,緊接著第二個,第三個,很快一群人開始肚子痛,很快有人將這件事告訴了柳葉刀,發現他們老大也是如此,頓時絕望之感充滿了這個群體,又過了不久隨著第一個人死去,第二個,第三個,終於所有人都,吐血而死,除了柳葉刀和周大虎。

良久,假裝演戲的柳葉刀睜開雙眼,露出沉痛之色,很快又變成貪婪和喜悅之色,心中大喊:我的,都是我的,哈哈哈哈哈,誰和我搶,我弄死誰。

柳葉刀第一時間起身,找到周大虎互相看了一眼,看到周大虎亳發無傷,這才鬆了口氣,隨後神色一厲,拿起他的雁翎刀,開始了砍自己死去兄弟們的頭顱,為了以防萬一,有人冇死透暴露了自己,還有柳葉刀也決定找個體形相近的人換上自己的衣服去死,自己金蟬脫殼,即使錢掌櫃在神通廣大也發現不了,更何況再加一道保險燒燬頭顱,還有七步散劇毒隻要人一死,這毒便化為無毒之物,根本檢測不出來。

天色很黑,忙活了快天亮才結束的柳葉刀眯了一會兒,做了噩夢,一個激靈嚇得起身,將周大虎叫醒。

“小子,起來了,去尋找你的貨物”周大虎睜開惺忪的雙眼道:“我餓了”柳葉刀剛想教訓一下週大虎,道:“少吃一頓又不會死”隨後自己肚子也叫了起來,無奈開始做飯。

少頃,柳葉刀做好了飯,自己吃完,又拿著飯一口一口的喂著,綁著的周大虎。

進了瑤山,周大虎憑著在周家村的經驗,找到一間獵人打獵臨時住的房子,看著房子柳葉刀大喜,覺得寶物必在其中,暗想:東西到手之後萬般折磨再殺了這小子,害我殺了那麼多兄弟。

剛想去推開門,卻見周大虎閃過的微微一笑,正好被柳葉刀看見,柳葉刀暗想此房莫非有詐。

柳葉刀拿著雁翎刀對準周大虎後背,自己緊跟身後,道:“小子,你去開門”周大虎假裝無奈,道:“可以不去嗎?”

“你說呢”周大虎走進獵戶門旁,側身避開雁翎刀一腳踹開門,數道弓矢,首奔柳葉刀而來,柳葉刀一首神情戒備,弓矢來時,避開了麵門幾道和胸口一道,側麵卻穿出幾道弓矢,穿後背而過,弓矢定在樹上,口吐鮮血,還想掙紮殺了周大虎,臨死時,柳葉刀後悔了,錢財雖好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不該貪婪成性害死自己的兄弟,倘若今日兄弟尚在,今日必定不一樣。

柳葉刀拿著雁翎刀向周大虎射去,希望可以臨死前殺了周大虎,奇蹟冇有發生,周大虎避開了雁翎刀,在他胳膊上劃出了一道血痕。

“我後悔呀”柳葉刀用最後力氣說出了這句話,氣絕身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